+:亞璇:+

關於部落格
亞璇插圖作品發表
  • 2053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愛情鳥



下午2時50分...



下午3時...



下午4時40分...

  愛情鳥


  故事導讀


  雄鳥死亡,雌鳥冒死守護在“愛人”身邊數小時,直到雙雙被檢疫人員帶走。“她好像已傷心得萬念俱灰,在上百圍觀者注視下,依然守候著,仿佛與世隔絕。”雖然事隔3月,但這情景依然定格在圍觀者腦海裏,揮之不去。


  首席記者 周立 記者 程洪川/文


  唐秋媛的手機螢幕上,不是自己的靚照,也不是影視明星,而是一對小鳥——一隻鳥兒倒在地上,已然死亡,另一隻鳥兒靜靜站在旁邊,望著地上的同伴,眼神中充滿哀怨。


  “從來沒有什麼小動物,讓我這樣想流淚。”唐秋媛是位於巴南李家沱的清華中學高二·五班學生,3個月前,她見證了一對癡情鳥兒刻骨銘心的生死戀。


  雄鳥死亡


  雌鳥癡心守護


  雌鳥站在旁邊,一雙小眼睛哀怨地望著地上的愛人,黃色的小嘴緊緊貼在他身上


  


  昨日,清華中學的陳廷福老師依然清晰地記得,那是去年11月28日下午,第一節課上課後約10分鐘。2時40分左右,當他剛走出位於高中部教學樓底樓的辦公室,就在大門邊看到那對癡情的鳥兒。


  “我發現一隻小鳥倒在地上,已經死亡,另一隻鳥兒站在身邊,一動不動,憂傷、絕望、痛苦。我不知道這只小鳥已守護多長時間了……”黃嘴、深灰色的羽毛,翅膀是黑色,這是陳廷福對鳥兒的印象。不同的是,死亡的小鳥頭部是黑色,未亡者的頭部是灰色。因擔心是病毒感染致死,陳廷福趕緊回到辦公室,向學校團委書記羅鍵說了此事。


  教生物的羅鍵一眼就看出這是一種叫黑尾蠟嘴雀的候鳥,在重慶並不多見。通過頭部顏色,他辨認出,死亡的是雄鳥,另一只是雌鳥。


  雄鳥倒在地上,眼睛緊閉,羽毛蓬鬆,無明顯傷痕。雌鳥站在旁邊,一雙小眼睛哀怨地望著地上的同伴,黃色的小嘴緊緊貼在雄鳥身上。“那一霎,我感覺自己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撞擊了一下,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——我想他們應該是情侶。”羅鍵回憶:“她一動不動,我走到她身邊,她也像沒發現。我們不懂鳥兒的感情,只能用人類的感情去猜測,她的模樣就像是萬念俱灰,很絕望。”


  因擔心病毒(禽流感)感染,2時50分,羅鍵撥通衛生防疫部門的電話,請他們來對死鳥進行檢疫。期間,雌鳥一直沒挪動過,猶如一尊雕塑。


  羅鍵用紅色粉筆將這對鳥兒圈起來,找來一個“請勿靠近”的警示牌放在旁邊——這對情侶最後相守的時間已然不多,眼看要下課了,他實在不忍心讓人去打擾他們。


  受到驚嚇


  也不離開半步


  近百師生集體沉默了——他們發現,無論周圍有多少人,雌鳥眼中只有自己的愛人


  


  3時10分,第一節課結束,不斷有學生走出教學樓。


  “啊!你們快來看這兩隻鳥兒。”有人大聲叫了起來,驚呼引來一群同學,卻沒能驚動雌鳥。


  圍觀者越來越多,大家七嘴八舌議論著雄鳥是如何死亡的。撞死?食物中毒?還是病毒感染?人們爭相拿出手機拍照。


  漸漸地,議論聲越來越小,最後,近百師生竟然集體沉默了——他們發現,無論周圍有多少人,雌鳥完全不受影響。或許,她聽到身邊有“可怕”的人類聲音,但她依然不動。甚至當有人挨著她的身子去拍照時,她也沒有絲毫動作,連眼睛都沒眨一下,更沒有轉頭去看周圍的人——她眼中只有自己的愛人。


  “在平時,這種鳥是很怕人的,發現有人的動靜,老遠就會飛走。”羅鍵說。


  “好像已絕望得將自己的生死都置之度外,不管人類要將她怎樣處置,她都已不在乎。”高二·十七班的文宇見證了整個過程,下課10分鐘,他對這兩隻鳥的感覺轉變了3次,由最初的好奇,到同情,再轉為感動和對雌鳥的敬佩。


  “鼻子酸酸的,我趕緊將頭別過去,生怕眼淚掉下來。”高二·一班的胡玉玲同學說:“那雌鳥一定想最後再陪陪她的愛人,捨不得離開。或者,她守護在旁邊是防止別人傷害他。”之後,當胡玉玲將這一幕告訴父母時,父母先是不相信,然後沉默了。“我爸爸媽媽常為一些根本不值得的小事發生爭執,之後,他們再這樣時,我就會提醒他們想想這兩隻鳥兒,他們就會慢慢消氣。”胡玉玲說,這對小鳥給他們全家上了生動的一課。


  3時18分,當一名學生出於關愛伸手去撫摸雌鳥時,雌鳥終於動了,她撲棱著飛到一老師肩上,停留不到一秒鐘又飛回地上,圍著雄鳥轉了一圈後,回復到先前的樣子——小眼睛哀怨地望著地上的愛人,黃色的小嘴緊緊貼在雄鳥身上。


  這是這麼長時間內,雌鳥唯一的一次動作。


  沒人再敢動手,也沒人再忍心去動手打擾雌鳥,一直在拍照的羅鍵也儘量輕手輕腳。


  生死情愛


  寒風中的感動


  雌鳥依然沒動,似乎沒有什麼比守護愛人更重要——即便是自己的生命。


  


  3時20分,又上課了。40分鐘後,當人們再次回到這對鳥兒身邊時,他們就像一幅定格的畫面,和40分鐘前沒任何變化。


  “想不到鳥兒竟如此重情重義,這是人類也難以企及的。”這是師生們最多的感慨。


  “以前只聽說過有些鳥兒對伴侶很忠誠,但從沒見過。”教音樂的周莉老師說,當她把這事告訴自己的姨媽後,姨媽當場就哭了。周莉的手機上,現在都還保存著那張生死戀的照片,她給這張照片命名為“感人的一幕”。


  寒風輕吹著,雄鳥的羽毛開始顫動,雌鳥的羽毛跟著微動,有同學緊了緊羽絨服的領子,但雌鳥依然沒動。身邊的一切,於她,已無絲毫意義,她仿佛與世隔絕,就算被凍僵,就算被人捉去也在所不惜。似乎沒有什麼比守護愛人更重要——即便是自己的生命。


  “這讓我想起了‘愛情天梯’。”羅鍵說:“一個是人,一個是鳥,但生命都有相通的地方——一方亡故,未亡者的悲慟是無法想像的,愛情的力量也是永遠無法想像的。”


  雌鳥命運


  留下無窮懸念


  至今,清華中學很多人的手機和電腦中,仍保存著愛情鳥的最後照片。


  


  4時45分,巴南區衛生防疫部門人員趕到現場。“你們要幹什麼?要把他們帶到哪去?讓他們在一起多呆一會不好麼?”當這對情侶要被帶走時,有學生表示“不滿”。


  當工作人員戴著手套同時將手伸向兩隻鳥兒時,雌鳥沒有絲毫反抗,任由擺佈。至此,自這兩隻鳥兒被人發現起,雌鳥在雄鳥身邊,已守護了2小時。


  羅鍵清楚地記得那一幕:“就算是身處半空中,她的眼神也沒離開過雄鳥。雄鳥被裝進密封袋時,她翅膀撲棱了兩下,當看到自己也一起被帶上車後,她馬上安靜了,只顧專注地望著愛人。看那情形,好像只要和愛人在一起,是死是活都無所謂。”羅鍵說,“心再次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撞擊了一下。”


  不久,防疫部門打來電話,經解剖,初步推斷雄鳥是食物中毒而亡,他們也將雌鳥放生了。


  如今,清華中學的師生仍然在談論著這對癡情鳥兒的生死戀,很多人的手機和電腦中,仍保存著感人的照片。感動和哀傷之餘,人們最關心的是那只雌鳥的命運。


  “雌鳥的命運我們無從知曉,或許她孤獨地活了下來,或許她已去了另外一個世界陪她的愛人。無論如何,我們都對她表示深深的祝福……”羅鍵的話語中,充滿傷感。


  (感謝清華中學羅鍵老師供圖)

 

 

 

這篇文章怪怪的

明明已排好了送出 看一下沒問題 但是隔天或過兩天再看 編排又亂掉

真是煩死人了!!!=”=都改了5.6次了 再亂我不整理了!!!

大陸簡體就是會把編排亂掉=”=
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這是SAINT分享給小璇看 小璇看了以後眼淚直直落 感動到無法形容...

所以將這此故事 分享給予各位.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